法土拉▪葛兰:穆斯林当思索并检视自己对伊斯兰深意的认知


穆斯林兄弟姊妹们,我们当审慎思索并检视究竟自己对伊斯兰深意的认知有多少。


任何的文字、言语全都不足以表达我个人对于近日由所谓的伊斯兰国(ISIL)恐怖组织成员在各地所干下的一连串令人震惊且心痛之大屠杀事件的深沉哀恸与厌恶感。

本人和世上的十五亿穆斯林兄弟姊妹们同样极度地对那一群张扬着扭曲的宗教旗帜却对无辜世人施予极度残暴与恐怖行动之行为感到极度地挫败与痛心。身为穆斯林的我们肩负着一项特殊的使命。我们不但要与世人携手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和暴烈的极端主义之蹂躏以保卫自身外,我们同时还要竭尽所能地挽救已遭玷污的伊斯兰。

假若我们是透过某些个抽象的言辞或象征来自命自我所认同的某些个价值观时,那…其实是丝毫不费吹灰之力的。然而,那份自许的虔敬的背后之真与伪可就必须得靠着比对个人自身的行动和自许的核心价值观之后方可断定。对于自身信念的实践应既非口号亦非表象的动作;而是人类自身究竟是否能够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地实践世界主要宗教信仰所坚守的核心信条即,重视生命的神圣性暨人类应享的尊严。

我们绝对得要谴责那些透过恐怖份子所繁衍出来的意识形态,并以明晰、坚定之多元论说的观念取代之。毕竟,对世人最为重要的并非某个人所属的种族、民族或宗教信仰,而是人类共有的「人性」。每每当某种野蛮行径再次凌霸世人时,这时「人性」却是再度严重地开了倒车!那些死于巴黎恐怖行动的法国人,和在巴黎事件发生的前一天死于贝鲁特的黎巴嫩籍十叶派穆斯林公民,以及在伊拉克丧生的逊尼派穆斯林们,他们全都丧生于同一个恐怖组织的恐怖行动下,而,最紧要的事是他们全都是人啊!假使人类无法正视一个铁的事实,即无关受害者所属的信仰或种族背景为何,如果我们无法公平地以慈悲心,以同样坚定的决心去面对这些受害者的话,人类文明将严重地沦丧。

身为穆斯林的我们更当坚拒并避免阴谋论说的孳生,因为它只会助长人类对于各类社会问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反倒,我们应当质疑一些发生于社会中真正紧要的问题:例如现今的人类社会是否因为一些现存但遭到忽略的权力(或独裁)主义意识问题,和发生于国内的人身凌虐、青年人遭到忽视,以及缺乏均衡的教育等等问题正在人类社会中隐隐发酵,由于未经察觉而成了助长极权主义蔓延的温床?还是说因为人类社会的基本人权和自由权发展的迟缓,社会未能尊重落实法制,和缺乏多元化论的推广,最终才促使了一群又一群找不到出口的群众企图以另类的手腕来寻求一种解决之道呢?

近日发生于巴黎的那一起披着宗教外衣的血腥悲剧不缔为另一个点醒神学家和穆斯林普罗大众该挺身而起严厉谴责野蛮的恐怖行径与暴力的警钟。然而,面对这种窘境,我们光是对此投以摒弃和谴责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我们应该从和其他穆斯林政府、宗教领袖,和公民社会团体共同合作出发,有效连手一齐反击有心人士从穆斯林社群中招集恐怖分子的这种行径。我们必须从社群着手,演绎有效的防堵和应对各种招集极端分子参与恐怖行动的解决之道。

透过民主表达支持与异议之方法

我们必须与社群连手建架必要的组织以辨识出已频临危机状态之青少年,以防堵他们走上自毁的不归路,并协助问题家庭,投予咨商和其他支持与服务以解决问题。与政府之间我们必须催生一种积极主动的,正向的互动关系,于是,参与的穆斯林公民得以与制定反恐主义措施的官员同坐一桌一齐分享观点并规划和订定对策。我们必须要让这一代的年轻人理解,处理和解决事情必须要透过民主的方式来表达支持与异议。即早将民主价值的概念融入课纲内以期在年幼的心灵上达到反复灌输陶冶民主概念的做法是种极为必要的道路。

在悲剧余波荡漾之际,过去曾所发生过的种种藉以强烈手段的过往历史又再度浮上台面。反穆斯林情结,和反宗教情绪,以及各国政府以自我防卫为出发针对穆斯林公民所给予的对待等行为都会产生不良后果。欧洲地区的穆斯林们只想要平静地度日。尽管所生活的社会气氛极为艰辛外,生活在欧洲的穆斯林们当奋力更加勤快地与当地政府接触以共同努力营造出一种包容的政治氛围与政策,以促使穆斯林小团体得以融入当地的大社会。

而穆斯林自身严格地检视自我对于伊斯兰深意的理解度究竟有多少,并从当今这个世代的状况与需求上恪守自身所奉持的信仰,同时还要参照历史轨迹经验上所留给我们的种种响应全都是极为重要的举动。以上动作并非意指着一种伊斯兰传承累积效应下的欣喜,而是那种带着一点儿理性意味的探究,好让自身更加坚定地确信透过先辈们努力揭示给我们的古兰天经和圣训真义中的所有教导。

我们必须主动斥责所有一切妄用于暴力上遭到曲解的宗教原义。穆斯林思想家与学者们当鼓励大众要以一种整体性的思维态度面对事情,并重新考虑中世纪时期为要因应当时因为宗教和政治相互关系而衍生之无止尽的冲突而孕生出的法律定论(意见)。秉持核心信念与教条主义应该要分开来思考。在对宗教怀有绝对纯正道德观下推动思想自由精神将有助于推动伊斯兰的复兴,这是种可行的且是绝对必要的一种行动。唯有在这种环境下穆斯林才能够有效地因应野蛮和残暴的极端主义。

近日大众所目击到的事件背后我所看到是种令人感到极为苦恼的状态-文明冲突之说又再度浮上台面了-。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初提出这种假说之士的胸中所怀的究竟是出于想象或是私欲?!然而很确定的却是,这种说辞之再度盛行似乎恰巧对了那些正积极网罗新血参与恐怖行动分子的味儿。在此我要严正地声明,我们正在经历的绝非什么「文明的冲突」而是当今文明中人类人性残暴的冲突。

身为穆斯林的我们既使对这一切深感委屈不满但仍应肩负起打击恐怖主义的责任。假使我们要保卫世上其他的穆斯林,并捍卫穆斯林公民的自由权,以及让所有世人无论其信仰背景为何均能享有一份平静安宁的生活的话,我们便要立即开始着手找出暴力极端主义问题产生的一切根源:无论它是源自于政治层面的呢,还是经济面的、抑或是社会的和宗教层面的。我们得从生活中树立起一种品德上的模范,并对一切极端宗教说辞提出质疑与排斥,对以上状态有所警惕以避免影响到我们的下一代,并及早将民主价值之概念融入教育,最终我们将轻易地击退暴力侵犯我们的社群与社会和恐怖主义,和引发以上所有的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

【这篇由土耳其籍伊斯兰学者法土拉.葛兰先生所发表之文章曾于2015年12月17日刊载于法国的Le Monde报纸。】

 

本文由站长原创或收集,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uslimcn.net/?id=17

本文 暂无 评论

回复给

欢迎点评

联系我们

站长QQ:33590963

站长邮件:3359096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